365bet现金信誉网

孔浦大闸新生记

来源:宁波日报 发布日期:2018-08-20 15:19:20 阅读数:-

【文字 关闭窗口

    记者 厉晓杭

    江北记者站 张落雁 

    闸门外,是船只繁忙穿梭的甬江;闸门内,是悠悠流淌、诉说着岁月沧桑的江北大河。内要防洪、外要挡潮。始建于上世纪六十年代的孔浦大闸,早已墙面灰黄,刻满历史的痕迹。

    水利兴衰,事关城市未来。前不久,在施工人员的持续奋战中,新建的孔浦大闸配电工程顺利完工。这意味着新建大闸已具备全面发挥功效的能力。本月底,新闸有望正式投入使用,肩负起守护一方水土的重任。

    作为江北最后一个完成现代化改造的大型闸站,传承老闸的高标准建设,新闸上的泵站也将成为江北当下可用的最大规模强排泵站。

    在悠悠江水的见证下,新老大闸即将迎来历史的交接,这是江北水利工程现代化的历史性节点,更是基层水利人的逐梦之路。

    见证兴衰,水利人坚守老闸四十载

    潮起潮落,闸起闸落间,管理员应惠根已坚守大闸四十载。

    1978年,我28岁,在市水利机械厂上班,负责厂里机械的维修和养护,所以常被派去孔浦大闸检修设备,也因此和大闸结下了缘分。”应惠根回忆。

    孔浦大闸曾是我市最早的大型闸门之一,对江北平原的排涝起着重要作用。随着现代水利设施的发展,姚江大闸等大型水利设施相继建成,孔浦大闸也逐步退出主战场。尽管年岁已久,鉴于其位置的重要性,孔浦大闸仍然是江北区运行频率最高、工作量最大的水利设施之一。

    “当年,孔浦大闸是宁波市最先进的闸门之一。”说起孔浦大闸的历史,应惠根如数家珍。

    防洪、防潮、航运……当时年轻又先进的孔浦大闸用处很大,还配套建设了升船机。几十年里,在一波又一波的航船中,大闸见证了这座城市日新月异的变化。

    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,随着公路的新建和汽车运输的兴起,河道上船只锐减,1998年,船闸正式停用。

    2001年,市水利机械厂改制,当时正缺管理大闸的工作人员。应惠根便留了下来全职看护大闸。管理大闸,看似没什么技术含量,操作起来却需要十足的耐心,以及精准的判断。“守闸是十分枯燥的,夏季、秋季多台风,冬天要防咸潮,大闸离不开人。特别是台风来的时候,要保证24小时有人值守,整晚不睡觉是再正常不过的。”应惠根说。

    2008年,应惠根不幸被检查出患有胃癌。做完手术后,他本应好好休息,可心头仍放不下大闸。有时候刚做完化疗,他就急急忙忙赶往岗位。应惠根的儿子一再劝说他辞去工作,在家享受天伦之乐。闲不住的应惠根却拒绝了。“它就是我的老战友、老伙计,它离不开我,我也离不开它。”这是应惠根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,亦如他始终在坚守自己的使命,朴实无华,默默付出。

    大闸新生,江北进入“新闸站时代”

    守闸人需要传承,孔浦大闸也期待着有一副新身躯。

    年岁已久的老闸,防潮能力已不足5年一遇。同时,因为缺少强排泵站,大闸在内涝期间无法通过强排降低内河水位。

    去年3月,孔浦闸站新建工程正式开工。“此次新建工程包括改建水闸1座,总净宽拓宽至21米;新建泵站1座,设计规模40立方米/秒。工程设计防洪标准为100年一遇,排涝标准为20年一遇。”江北区农水局水利科科长彭来忠介绍,新建的强排泵站作为江北当下可用的最大规模强排泵站,正式投用后,将成为江北大河流域的坚强守护者。

    “今年5月,大闸主体工程全面完工。台风‘安比’来临前,经过紧张奋战,大闸正式通水。如今配电工程也已完成,意味着大闸已具备全面发挥功效的能力,待后续验收完成后,可正式投入使用。”彭来忠说。

    届时,江北范围内防洪(潮)工程体系唯一缺口将被补上,还能大幅度减缓甬江、庄桥乃至整个江北中心城区的排涝压力。此外,新建的大闸能通过水位控制,引入姚江水域的优质水资源,改善江北大河水生态环境。

    作为江北最后一个完成改造的大型闸站,孔浦闸站更成了江北水利工程现代化的一个重要节点。“自2008年开始,借力宁波市‘三江六岸’改造提升工程,我们共完成了18座水闸的现代化改造以及姚江堤防工程,孔浦闸站是最后一个。”彭来忠告诉记者。

    河水安澜,是所有水利人的梦想。治水强基,方能保一方平安。穿越半个世纪,大闸和它的守望者们,见证无数风雨,一如既往守护这个城市的未来。

?